学长今天回家吗?+番外全本完结—— by:咖啡绵糖

2021-02-2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林千星是丹霞巷一霸,耳钉、纹身、飞机头,13岁那年挥着棍子把继父赶出家门,成了逍遥自在的小房东。
  元泽少爷拒绝父母一切安排。家族企业?不去。商业联姻?疯了。毕业后回家?除非我死。于是被老爹掐断经济来源。
  小少爷穷地叮当响,还矫情地一批。他敲开小房东的门要租房,押金、租金、水电费统统都欠着,每天恨不得洗8个澡,忌口清单开出一长串,......小房东浓眉紧蹙,思考人生,“这是从哪儿来的个欠收拾的玩意儿?”
  华大设计学院,欠收拾的小少爷站在迎接新生的大红色横幅下,几大步走进新生堆里,抓过小房东的行李箱。旁边的学长拍拍小房东的肩膀,“哟,院草学生会主席亲自给拎箱子,难得难得。”
  正在给小房东拧矿泉水瓶盖的小少爷不高兴了,“谁许你拍他了?除了我,谁都不能碰他。”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泽,林千星 ┃ 配角:高朋,敬越,吕清风,林玉,元昊 ┃ 其它:亲戚朋友等
第一章 
  丹霞巷46号,元泽翻开资料夹,对着登记表上的地址栏,抬头看了眼房檐下蓝底白字的门牌号,“嘚嘚嘚”三下,礼貌敲响身前浅黄色大木门。
  门内毫无反应,安静地只剩下弥漫在空中的声嘶力竭的蝉鸣和覆盖了整圈小院围墙的橙红色凌霄花。
  元泽捏着自己的浅蓝色衬衫前襟呼风,袖子已经卷到胳膊肘以上,还是热。把衣领往后掀了下,透过衬衫隐约显现一点胸肌,欣长的脖颈下露出形状好看的锁骨。
  衬衫、西裤是上午刚在社区办公室领的,全新工作服。
  185的衬衫码子,对于他187的身高来说不算友好,幸亏他身条偏瘦,衬衫堪堪合身。
  藏蓝色西裤除了长度凑合外,其他地方都松。
  元泽平时不穿正装,早上从学校出来也没想着带根皮带。
  临时换上工作服后拎着裤腰,到隔壁一元店买了条店里最贵的高仿皮带,20块钱的驴牌,这才算把行头弄齐全了。
  今天是华大设计学院准大三学生元泽暑期社会实践的第一天,工作内容是上门摸排丹霞巷居民的住房情况,为政府旧城改造收集基础数据。
  元泽等了一会儿,门内还是没动静。
  “啪”地一声,他把资料夹合起来抓在手里,形状J、致的嘴唇抿成一小条直线,捋了捋搭在额前微卷的褐色头发,直接上手“哐哐哐”地拍门。
  从背后看过去,元泽的肩膀到手臂凸起一块儿,衬衣袖子被撑得饱满起来,扎着皮带的腰胯线条流畅,少年的张扬和青年的克制融在一起,挺拔帅气。
  围墙上的凌霄花丛里“喵呜”一声,蹦下来一只黑白花的小猫,扭头看一眼身形俊秀的噪音来源,瞳孔缩成一条细线,高高地竖着蓬松的大尾巴,一下就窜不见了。
  对面副食小店里睡回笼觉的老板也被拍门声惊醒,从躺椅上竖起身子,J、瘦,脸皱得像颗核桃,“敲敲敲,大早上的,敲尼玛鬼敲。社区一帮BIAOZI养的闲人一天到晚不做好事,直接开个铲车把丹霞巷铲平了去球......”
  骂骂咧咧躺回一半,又撑起来莫名其妙来一句,“轻点,别TM在老子眼皮子底下打架!”这才躺下翻了个身,继续睡。
  元泽面无表情地瞥对面一眼,拉了下胸前挂着的工作牌,然后往门侧边走了一小步,笔挺地站到一小片荫凉里,再次举手准备拍门。
  “哎哎,”身后有人走了过来,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你谁啊?干嘛的?”
  元泽转身,习惯X、ing地拂了两下刚被拍过的肩头,修长有力的手指抬了下鼻梁上的墨镜。
  墨镜是前不久他妈从意大利给他带回来的。
  深灰色飞行员款,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牌子,反正就是贵,符合退隐女星刘玲玲女士奢侈品死忠粉的一贯C、ao作。
  元泽不爱戴墨镜,大镜片往眼睛前面一挡,总觉得好像跟这个鲜活的世界隔着一层似的,看不真切。
  奈何昨天夜里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早上起来他的左眼角就肿起来个小红包,所以戴个墨镜遮丑。
  “你好,我是社区调查员,”元泽举起胸前的工作牌,“我找这边46号的李国富。”
  “李国富?”来人瞪大眼睛,声音洪亮,“没搞错吧?”
  “没错,李国富。”
  “这人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元泽皱眉把资料夹打开,丹霞巷46号户主,明明白白地写着李国富三个字。
  “是啊,去世好几年了。”来人从裤兜里掏出钥匙开门,打开后站在门边,上下打量着元泽,“你找他调查什么?”

本篇《学长今天回家吗?+番外全本完结—— by:咖啡绵糖》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419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这个渣A好粘人全本完结—— by:青山荒野 南丞花开时+番外全本完结—— by:情妖姬不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