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玉全本完结—— by:萧寒城

2021-02-20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满京皆知,当今圣上魏绎将流亡在外的前朝皇帝林荆璞抓了回来囚禁。
  前朝对阵新朝,一山不容二虎,京中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为了自己效忠的主上要拼个你死我活。
  殊不知,这两位皇帝整日在宫里一起喝茶下棋投壶斗蛐蛐,相处得极其融洽。
  两边的人都急了,于是——
  朝堂上每天都有大臣劝谏魏绎,让他砍了林荆璞的脑袋。
  后宫里也每天有人给林荆璞暗中递刀,让他趁机杀了魏绎。
  直到有天,林荆璞发现了那一柜子想让自己死的奏折,魏绎也发现了藏在被子里数十把匕首……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你是不是也喜欢朕,才不舍得对朕下手?”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荆璞,魏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死敌 “你才是大殷的新皇帝……”
  国将倾覆。
  邺京城黑云欲摧,压不住从国门一路烧至内宫的熊熊战火。数十万启丰兵与叛臣里应外合,连夜攻入邺京宫闱。
  是夜,人喧马嘶,三千禁军寡不敌众,无处败退,宫人们不及收拾细软便纷纷落荒而逃。
  殷帝林尧走投无路,被逼在长明殿上吊自绝。
  “暴殷必诛,大启当立!”
  “暴殷必诛,大启当立!”
  宫外的天亮了,启丰兵不依不饶,嘶吼隔着地底仍能听见。
  殷太子林鸣璋负伤累累,已走不动了。
  太子生得一副好模样,可自这支启丰的乡里流寇揭竿而起,短短半年内如滔天之势吞并各州郡,到今直袭皇城,他苍老了许多。
  这一刻,他像极了上吊赴死前的殷帝。
  他清楚,很快这条密道也会被敌人的战马踏平。而他虽心中急切,与生俱来的矜贵之气并未让他显露出半分仓皇。
  他撑着最后这几口气,定要到那人来为止。
  他吃力地放下佩剑,缓缓褪去被染红的太子蟒袍,摘下破碎的冠帽,显得稍许体面J、神了些。
  很快,一长须武将从另一条密道中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带到了他面前,正是二皇子林荆璞。
  林荆璞的脸上沾了些许灰,衬得他原本的肤色雪白得不似常人,他眼中噙着泪光,可见林鸣璋一脸冷毅,自己也不敢落泪,听到外头的喊声,也不问形势如何了,只是低声唤了句:“皇兄……”
  林鸣璋见他无恙,紧绷的肩头稍沉,并未多说什么,将一物递到了他手上:“阿璞,拿稳了……”
  林荆璞摸到是块玉,低头一看,玉上沾着的血还是热的,手便软了,觉得这东西沉得简直要将他拽倒下去。
  是玉玺。
  殷帝年过半百,膝下唯有两子。
  林鸣璋是嫡出皇长子,生来便是要执掌这天子之印的,他有德行,有战功,亦有赏识人才的气度,百官都说他将来会是个好皇帝。
  而林荆璞自小身子骨弱,X、ing子也跟着斯文娇弱,是个在父兄庇佑之下长大的小闲王。
  他不是帝王之材,与皇兄没得比。
  林鸣璋料到了弟弟会接不稳这方玉玺,早伸出了手去替他托了下,又想到这孩子而今总得学着独当一面,便抽回了发颤的手。
  “皇兄,好沉……”林荆璞止不住地眨眼,眼眶酸得很。
  “沉,才得拿命护着!”
  林鸣璋瞳中布满了血丝,他望向那密道尽头透进来的微弱曙光,强忍哽咽道:“阿璞,你看见了吗?从那出去,会是大殷朝的新道,皇兄……皇兄走不动了……可你要记得,你才是大殷的新皇帝,天下千千万万效忠林殷之臣都将追随于你!”
  他激动地咳嗽了两声,看着自己稚嫩柔弱的弟弟,有些话欲言又止,抚掌叹息道:“邺京城外有人接应,伍相会平安带你离开邺京,他是本宫亚父,以后也是你的亚父,你得敬他信他,就如同敬父皇、信皇兄一般……”
  林荆璞抱着玉玺,啜泣的声音很小:“皇兄,我不想走,我不……”
  林鸣璋眼圈终于红了,他狠心便没再看弟弟,朝身旁的伍修贤一拜:“亚父,有劳了。阿璞若是年纪小不懂事,望你要以大局为重,以大殷为重。”
  伍修贤面色凝重,行三跪九叩之礼:“请太子殿下放心,臣,定鞠躬尽瘁,不辱使命。”
  密道上方的呐喊声与马蹄声愈来越近了。
  “皇兄!皇兄——”
  伍修贤捂住林荆璞的口鼻,便单手挎起他往西边的密道中奔走。他是习武之人,哪怕已过知命之年,也足够应付小儿的哭闹挣扎。

本篇《攻玉全本完结—— by:萧寒城》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9419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和宿敌奉旨搅基+番外全本完结—— by:唐不弃 朕莫非是个渣受全本完结—— by:橙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