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下)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

2021-02-19
关灯
护眼
字体:[ ]

 身上的睡衣,眼神半眯,“以为穿一件和恬恬一样的 衣服,就能冒充他吗?”

  苍墨赶紧摇头,“墨墨没有...墨墨只是想见野野。”
  程野缓缓走到苍墨面前,捏住米熊尖瘦的下巴,不屑地问:“见我?我们认识?”
  “墨墨...喜欢野野!”
  苍墨艰难地说出这句话,眼底的真挚让程野微微一怔。
  腹部的燥热越发强烈,程野憋着幽火本该拔腿就走,但偏偏忽然像是下半身瘫了似的,路都走不动。 他像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脸色Y、i沉地仿佛风暴前夕。
  将苍墨甩在一边,程野满是厌恶地沉声道:“没想到你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就这么想被我上吗?”
  作者有话说
  等着追妻吧,傻狼。
 
 
第100章 摆几个姿势给我看看
  “没有...墨墨没有...”苍墨根本不知道程野在说什么。
  虽然他确实是抱着想让程野标记他的想法,但他不会用其他的手段强迫对方,为难对方。
  苍墨早就想好了,如果程野真的不愿意碰他,他就灰溜溜地回房间,一个人度过发情期。
  总比程野更讨厌他好。
  小米熊的眸子水汪汪地望着程野,爪子抱着他的胳膊,“野野...”
  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住,程野猛地将米熊的手给拉下来,冷声道:“别碰我,嫌脏!”
  “墨墨不脏,墨墨洗的干干净净,不信给野野看。”
  苍墨以为程野是真的嫌他脏兮兮,急切地扯开睡衣的领子,露出奶白奶白的脖颈,邀功似的展示给程野 看。
  殊不知,自己的行为对alpha来说有多难以抵抗。
  程野的视线停留在米熊的肌肤上,喉咙发紧的同时,心口竟莫名漏跳了半拍,躁动更加明显。
  该死,都是这药下的太卑鄙了,不然他怎么可能对这种野耗子有反应?
  他恶狠狠地对苍墨吼道:“这么快就迫不及待地勾引我了?”
  苍墨晈紧嘴唇,也不再解释,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地喊道:“墨墨就是勾引野野,只要野野能让墨墨留下 来,墨墨什么都可以做!”
  程野整条狼都愣住了。
  他没想到苍墨回答地这么坦然,反而不知道怎么继续嘲讽了。
  回过神以后,程野对苍墨倒贴的行为很不屑,但又升起某种奇妙感觉,明知道应该毫不留情地把人给扔 出去,内心却又迟迟做不了决定。
  身体像是在留恋什么。
  “什么都可以做? ”程野强忍住悸动,面上毫无波澜地冷冷说道。
  苍墨坚定地点点头。
  程野戏谑地捏住苍墨的腮帮子,R、o嘟嘟的嘴巴就出现一个圆润的弧度。
  米熊衣衫不整,睡衣下的大腿冻得发抖,脚丫子不知所措地踩在另一只脚丫子上面。
  程野左右看了看苍墨的样子,长得很普通,身材也不X、ing感,也就眼睛大,看起来算是有那么一点点可 爱。
  就这样还想勾引他?
  他可是连黎恬这种尤物在他面前都纹丝不动的正人君子,当然不可能会被一只耗子给诱惑。
  程野抬头命令:“那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摆几个我喜欢的姿势试试?”
  “说不定我一高兴,就要你了。”
  苍墨惊愕地小脸白了起来,他只听懂了前面那句把衣服脱了。
  但...摆几个姿势是什么意思?
  “墨墨只会脱衣服,不会摆姿势。”他老老实实地说道。
  程野光听见苍墨说他会脱衣服,就心头猛颤,像是一种本能反应。
  他脑子里一想到苍墨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做出搔首弄姿的模样,就跟暍了三瓶二锅头似的,晕乎乎的。 程野都不知道是药效的原因还是脑子被驴踢了,皱着眉催促道:“不会我教你,现在把衣服脱了。” 卧槽!这话刚一说出口,程野就真想扇自己两把掌,不是要羞辱这只米熊吗?怎么还兴奋上了!
  程野极度地恼羞成怒,将自己的反应全怪罪到了苍墨给他下了药。
  呵,还真是一只心机鼠!
  既然如此,那就如他所愿,只是到时候可别哭着求他。
  “哦哦。”苍墨很听话,坐在床上一颗颗地解开了睡衣,然后半截香肩外露,衣服滑落在床下边,身上 只剩下白色小裤衩。
  程野深深地抽了口气,某个地方蹭的活跃到了顶峰,涨得发疼。
  金黄色的头发乖顺地落在肩头,苍墨的颈窝上还有一颗痣,随着呼吸的频率而忽大忽小,若隐若现。 程野差点都要缴械投降了。
  苍墨两颊微红,眼神也越来越迷离,红唇半张着呼吸急促。

本篇《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下)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418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上)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 做怪全本完结—— by:吨吨吨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