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上)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

2021-02-1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新婚之夜,可怜的垂耳兔omega看着轮椅上的男人瑟瑟发抖。“你怕我?”男人全身冰冷,瞳孔暗绿幽深。兔子更加抖得厉害,毛茸茸的雪白耳朵耷拉在半敞的肩头,红彤彤的瞳孔满是恐惧。秦琛是蛇...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么一只弱小的垂耳兔...阮熙心里有个忘不掉的人,秦琛知道后放他离开,谁知那人是个负心汉,要挖了他的腺体给宠爱的白貂。心灰意冷之下,另一个世界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身体……阮熙三观尽毁地摸了摸兔耳朵和尾巴,发出灵魂的质问:“啥玩意?这啥玩意?”当柔弱小白兔变成暴躁祖安兔,打脸渣攻,收拾白莲,抱老攻大腿一个一个来。后悔的渣攻咬牙道:“秦琛有什么好的?老东西一个!”阮熙耳朵尾巴炸毛了,怒道:“你说谁老东西呢?那是我老baby!”
第1章 垂耳兔omega
  黑夜席卷而来,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一栋暗红色的欧式别墅在Y、i暗的天气下显得可怖而森然,二楼昏暗的房间里,小小的少年蜷缩成一团,退到大床的最里面,紧贴着冰冷的墙。
  “轰!”震耳欲聋的雷声像是地狱的恶魔,发出咆哮和怒吼。
  少年吓得惊叫一声,用手抱着脑袋,想要隔绝可怕的环境和声音。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少年与一般的男孩不一样。
  一头银白色的短发,脑袋上是两只长长的耳朵,布满了白色的软软绒毛,无力垂到肩头,正害怕地颤抖着。
  竟是罕见的垂耳兔omega。
  垂耳兔omega的发情期比一般omega频繁,受孕的几率也很大,是难得一见的绝佳品种。
  小兔子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冰丝纯白睡衣,仅仅能看见奶油般的锁骨和脖颈,光洁的脚踝和手腕上还拷着银色的锁链,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与此同时,他脖子后面的腺体正散发着香橙味儿的甜美信息素。
  忽的,兔子耳朵动了动,是门外有了声音。
  他猛地抬头,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蛋。
  红彤彤的瞳孔泛着水光,鼻尖和两颊都是发情时才会有的漂亮红晕,卷翘纤长的睫毛在瞳孔落下一片Y、i影。
  高挺的鼻梁下是嫣红的嘴唇,被咬破了一层皮,下巴瘦削地可怜,仿佛遭受过凌虐和摧残。
  让人不禁心疼,究竟是怎样冷酷无情的人会折磨如此可怜的omaga。
  焊着金色蛇头的门把手被人拧开了。
  一个男人推着轮椅进来,刚好一道闪电落在男人的脸上,幽暗可怖的暗绿眼眸将胆小的小兔子吓得抱成一团。
  “不要...不要过来!”
  男人就这么停在床前,听着少年害怕惊恐的呼救声,面无表情的脸更让人不寒而栗。
  少年的胆都被吓破了,特别是男人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是他最害怕,最讨厌的烟草味。
  秦琛...是蛇。
  蛇是兔子的天敌,是他最害怕的种族,天生就让他不敢靠近,连臣服的勇气也没有。
  秦琛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已然突破了二阶分化,就算双腿残疾,长日与轮椅为伴,也可以用J、神力秒杀所有一阶的alpha。
  为什么?如此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只没用的兔子...
  他的家族在得知秦琛对垂耳兔感兴趣以后,就将他绑来伺候他,企图讨好男人,就能获得一块领域。
  他不肯,他不要嫁给秦琛!
  秦琛看起来好可怕,像是下一秒就会将他拆分下肚似的。
  越是无助、惶恐,他就越发想念他的沈哥哥。
  阮熙滴落两滴晶莹的泪珠,打S、hi了手背,兔耳朵因为悲伤和恐惧完全垂在脑后。
  沈哥哥和他青梅竹马,是只英俊的猎豹,信息素是他最喜欢的薄荷味。
  他最喜欢慵懒地躺在沈哥哥的怀里,将圆圆的兔尾巴夹到他的腿缝中,特别安心和舒服。
  只需要再等一年,他的沈哥哥就会娶他,在他身上打上永久的标记。
  可这一切,都被秦琛毁了。
 
 
第2章 不要标记我
  今天刚好是他的发情期,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被秦琛彻底标记。
  沾染了另一只alpha气息的omega,还有什么资格去见沈哥哥!
  秦琛转动轮椅,缓缓地移到阮熙的身边,刺鼻的烟草味让阮熙的大脑像快要窒息似的。
  他抗拒着秦琛的信息素,却又被秦琛霸道的味道所吸引。
  身体软的没力气,滚烫地吓人,阮熙急切地想找冰凉的物体降温。
  秦琛是冷血动物,体温极低,对此时意乱情迷的阮熙,就是致命的诱惑。
  他咬着嘴唇,眼神逐渐失去焦距,就快慢慢靠近秦琛的身体,却又在关键时刻往后退了几步。

本篇《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上)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418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种田大户(三)+番外全本完结—— by:陌上花开人如玉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下)全本完结—— by:菜菜萨玛